放哥哥家的乐可*

嘿你把他杀死了!你杀了人了!

叽歪

感慨无用:

今天高考,我觉得这种事生死全靠自己也不需要我加油干啥的,倒是想到蛮有意思的一些事情。
所谓相信自己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拿我被家长管束和侵占生活程度最为密集的高中时段来说,我妈身上就有点那种“总能给你掰出道理来”的恶意揣度。比如说“别和学习不好的人一起玩,他们看上去是想带你玩,实际上都是想害你!” 比如说“你看那些学习好的还总是玩这玩那的都是装的,就是要你们放松警惕“。相关的例子太多了,好在都是一些“我压根就不关心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的引述,因此压力最大的那几个月,家庭矛盾基本也就止步于“你不要侮辱我的朋友”,并没有过多吸收到什么负能量。
我一向是个比较固执于相信自己的人,也因为这个我至今都笃信“相信自己”能带来不可言述的正能量。
一种好的自信,未见得在于“确信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尽全力一定能成功”上面(事实上谁规定尽力了就得成功,人外有人寰宇广阔,成功这事追求不来),却大概可以楔在“确信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因此不认同这个世界就没有好人。”、“确信自己诚实,因此不恶意揣度他人说出口的话语”等等之类的地方。
这是一种模糊、没什么理论依据、朴素又无法辩证的私人价值观,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正不正确,就好像我也不确定自己打小从来不屑于听任何国旗下讲话以及看任何行为规范因为觉得“讲什么不都是废话,中心思想就是要你做个好人,我做个好人不就行了”这种带点幼稚带点傲慢的迷之信仰到底对我的个性塑造有无积极影响。
但因为对自己的确信而增强了心中对于他人的确信,我始终觉得是一件好事。
我是个意志软弱的人,因而就连我的自信也带着一股软弱的味道。
不是坚信自己强大;而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弱小,因而坚信其他弱小无力的人也能无碍地、有尊严地、与彼此一道共同生活和延续下去。

评论

热度(50)

  1. 放哥哥家的乐可*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