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哥哥家的乐可*

嘿你把他杀死了!你杀了人了!

发生在中学时的故事

感慨无用:

总听到一句话叫“防人之心不可无”。其实这句话没用。


因为说几次,也不会真的能成功防得住,除非你天性比别人奸邪一些,或者是吃了太多的亏/被大多人欺负。如果是后者,那么多人想搞你,防有什么用呢,不如耐心思考怎么退场会好看一点。


中学的时候凑巧和一个属于班级社交核心圈的问题学生被一起叫进老师办公室,在问我课代表的日常杂事之前老师让我先等着,要调查一桩班级里学生闹事究竟是谁起头的问题。然后那个小男生,就当着我的面,把密全告了。之后轮到我,交代完事情回到教室以后,迎面一个女同学就把一个磁带盒子(这个听音乐的道具是不是很暴露年龄?)当我面砸了,说我是叛徒,不害臊。


我大概反应了整整两节课吧。


这事没给我造成心理阴影,我发誓没有真的www。之后一路升学找工作人生大事都没受到影响,所以因为一件小事搞得人格崩坏的日漫情节我至今都觉得绝对是扯蛋的。但唯一让我在意的,不是被其他人误解或排挤的局面,我不在意,因为第一、你会发现不是每个人都闲到没事组成小圈子排挤你。非利益相关者该上学上学该吃饭吃饭,我该交朋友交朋友。由此得出,被人排挤真的并不可怕,谁也没本事一次性得罪全世界。 第二、我原本就不喜欢他们,所以连解释的功夫都省了,并不需要,反正那时也活在学生之间闹矛盾最多就是“不和你玩”的朴素年代,没有遭遇校园暴力的风险,所以它都不必要成为占据分量的回忆。


我之所以记得它,是因为那个当着我的面告密,回到班上又恶人先告状的小男生。我在意,是因为他用屁眼子都能知道我会在第一时间推导出整件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却不忌惮我对他的厌恶、记恨、和鄙夷。


一个人已经对我无顾忌到了这种程度究竟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我的弱小,在他眼中的无足轻重,和就算与我树敌也丝毫构不成的所谓威胁。


这种感觉真遇到的人可能可以体会,比被人误会更让人窝火。


无论是幼稚得发笑的学生时代,还是到了为了年终奖,为了讨好老板的那一点马屁在开会的时候互相放话的成人世界,这一直都是撕逼真正应该着重的地方。


自己强大一些总是好的。


地球没了谁都一样转的话纵然是句真理,但让自己变得更重要,显得更加不可或缺一些,绝对没有坏处。

评论

热度(49)

  1. 放哥哥家的乐可*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